虫虫助手下载最新版-插管英雄:我终于成了儿子的骄傲

  插管英雄:我终于成了儿子的骄傲

  这次医师节希望早点回家 用更多交流换取孩子理解

“插管敢死队”正在工作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始终站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或危重症患者。该院麻醉科在罗爱林主任和万里书记的带领下,共有80多位医护征战于疫情一线,其中有两支混编的“插管敢死队”,24小时值班待命,夜以继日地与死神赛跑,与新冠病毒跳着“贴面舞”。

  今天是第三个“中国医师节”,那些抗疫期间的医生,在疫情过后,仍通宵奋战在治病救人第一线。

  “插管敢死队”应该加入战斗

  同济医院麻醉科主治医生王晶晶就是“插管敢死队”的一员。

  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抗疫期间的种种就像发生在昨天。对于王晶晶来说,一边是家中6岁的宝宝,另一边是抗疫一线精疲力竭的兄弟姐妹,她说:“我觉得应该加入这场战斗,怕也要上!”之后,她将孩子送到了哥哥家,前往医院参加工作。

  在科室通知自愿报名参加一线抗疫工作时,王晶晶第一时间报名。她前一天刚结束一个通宵忙碌的夜班,不知是不是太辛苦的缘故,感到有一点胸闷,再加上之前接触了疑似患者,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虽然量了体温,发现并未发热,但她做了胸部CT后,报告提示:左下肺斑片影。

  于是,这些天的焦虑、担心、恐慌似乎找到了出口,她忍不住躲在一旁哭了起来。待心情平复后,王晶晶把这个情况告诉主任,并进行自我隔离,经过14天的隔离观察,她肺部CT提示病灶明显好转,并且核酸检查为阴性。

  零距离接触 说不怕是假的

  作为插管麻醉医生,他们需要把脸贴近病人口鼻处,从打开口腔,暴露声门,到置入气管导管,整个过程可能会喷射出大量病毒气溶胶,存在巨大感染风险,医生每次操作都是在与新冠病毒零距离接触。

  理论上讲,体积如此小的病毒在快速喷出的情况下,是可以“击穿”医生最外面一层保护的。“我们暴露的风险最高,离死亡的距离最近,那么近距离接触一个释放大量病毒的患者,说不怕是假的。”王晶晶说。

  疫情结束后,同济医院麻醉科组成的中法院区和光谷院区气管插管小分队,均获得了卫健委等三部委颁发的“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

  “因为我工作的特殊性,经常值夜班,儿子可能睡醒了一睁眼,就发现妈妈不见了,所以他一直很讨厌我的工作。”王晶晶说,她很少和家人谈起工作,参加“插管敢死队”的事也自始至终没敢告诉家人。直到一次关于疫情的新闻报道,儿子在电视里认出了她。那次儿子拿舅舅的手机跟她视频聊天,“他特别自豪地夸我是英雄,让我平安回来”。

  王晶晶说,疫情之后,几个月时间不见,儿子似乎对自己的工作不那么反感了,平时会黏着自己,假模假样地跟着看一些医学书籍,“当然了,他也就是看看人体结构的插画。”慢慢地,王晶晶发现孩子开始对人体解剖有了兴趣,指着手机里的3D模型,就能说出人体各个骨骼、肌肉的结构。“因为我参加过抗疫工作,可能如今在他心里,我的地位略高于他爸爸,我终于成了儿子的骄傲。”王晶晶脸上透着窃喜。

  她说,几年以来,医师节一直是朋友圈里的“狂欢”,在医院的同事都不是很在意,和往常一样在医院里忙着手头的事,有时连相互之间祝福的话语都没有。同事们收到最多的,也只是亲朋好友发来的简单问候。但王晶晶觉得,疫情过后的这次医师节,注定不再和往常一样。

  因为在儿子心中,医师节成了“妈妈专属”的节日,孩子还承诺她,无论多晚都会等着陪她一起过节。“所以这次医师节,我只希望能早点回家,多陪陪他,用更多的交流换取孩子的理解”。

  王晶晶也试图让儿子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遇到困难缩在后面不能解决问题,只要肩负起责任,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

  文/王浩雄 本报记者 宋霞 张子渊

【编辑:陈海峰】